http://www.sleepingbeauty2.com

朱新建 我用齐白石的笔墨画女人怎么就成了邪气

  1953年生于南京,祖籍江苏大丰。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职业画家,南京书画院一级画师。不是学国画出身,不曾临过芥子园,“开口奶”来自日常生活。父亲单位墙报上的几朵花一只鸟,母亲拿回来废旧标语上的毛笔字,他觉得好看,心生崇拜。

  那年月,痰盂上、练习本上、铅笔盒上都印着不清不楚的齐白石画作,一个黑咕隆咚的虾子,一只螃蟹,几朵牵牛花。《儿童时代》《小朋友》《少年文艺》之类的封底封面通常也有些大画家的作品印在上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